1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6 02:00:4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挺惊讶的,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我们班每一个男生都被暴力殴打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一个女生朋友,到前两年我都还是不能理解她。她天黑了就再也不出门,出门一定要很多人陪着。有一天她的几个合租室友搬家,她推开门之后,整个房间是空的、黑的,她就蹲在楼道哭了,跟我发短信说她好害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上说了吴立祥的事情后,私信里也有不是我们学校的女生,跟我讲述自己被性骚扰的经历。有女生在初高中的时候被老师触碰了,到现在还是会惧怕男生的触碰。我感到很难去用言语去帮她化解这样的创伤,怎么作为一个男生,让她打开心结,很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发声,会发现有很多事情是我自己根本没法做的。她们可能需要专业的心理疏导、专业的法律人士后续跟进。她们找到了我,但我却帮不了,很无能为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也经历过对女性的经历不理解、没有共情的阶段。上学的时候,会觉得女生怎么那么烦,女生来例假可以不用跑操场,当时想,到底是真的来还是假的来?是不是不愿意跑步,真的有那么不舒服吗?怎么会那么娇弱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几年,性骚扰这个概念也得到普及,前两年在社交网络上,很多受害者倾诉自己的经历,我会慢慢意识到初中看到的场景其实是性骚扰的一部分。花了很久,去消化、去捋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伤害,会带来很大的冲击和创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说我真的有什么精神榜样的话,我会想到看过的书。我想到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新文化运动那一批中国文人,无论是胡适、钱钟书、傅雷也好,他们是一览无余的,他们不说假话,无论受到了怎样的歪曲和打击,都不会委曲求全,苟且地把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时候被侮辱、被打的当下,我也不会哭,就是忍着。初三又有一次,我和三个同学吃完饭分开,我下楼进了一个书店,然后去上厕所。一起吃饭的一个男生过来叫我赶紧出来,因为吴老师在外面等我们。我很疑惑,出去之后吴立祥就说,你下楼看见我为什么要跑?你就是要去干坏事。我说我没有,他说,你信不信我打你,他就扇了我,又踢了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起来,那一段痛苦黑暗的时期好像已经离我很遥远了。离开初中,我去别的城市读高中、出国读大学和研究生、工作,这么多年不在绵阳,我把它当成一个污点,慢慢尝试淡忘了。但那种身处一个偌大的黑屋子,四周都无人的无助,我还是可以感受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多年,她还是很难缓过劲来,我才意识到她仍然沉浸在那段回忆当中。怒意就是这样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,我忍不住了,在群里@了吴立祥,发了一长串话,我说“帮助了我什么?是性骚扰,是拳打脚踢还是人格侮辱?”